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美丽 的江汉平原,总会给人惊喜的,黄桃这种甜美的水果,在平原大地上上有很多,看看 绿云居的这篇文章吧!

绿云居|菡萏小语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

上周六,去了黄桃小镇。

不阴不晴的天,刚刚好。因宿雨,树垄里的土还泥泞着,但春的气息,杂着草的柔芳还是扑面而来。桃未全开,裹着粒,远远望去,似梅,没梅清,也没梅香,形却比梅好,故不用做病梅馆记。完美这个词,有时是个遗憾的语境,对人对花都一样。

桃园里没几个人,稀稀拉拉的。桃树并不大,伞样虬曲着,非常好看,让人想起对结。树很多,一行行整齐排列着,也算天蔽日,人站于树下,仿佛站在整个春天里。不得不感叹生命的浩瀚,每一粒苞,一叶片都是努力伸展的春天。“春”有时虚词,无处不在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

湿漉漉的,黑黑的裂口附满绿藓,喜欢这绒毯般的宁静暗生长的绿,内心的瓦池。知道桃胶是件很晚的事,有朋友对我说,小时候,中山公园很荒凉,古刹后曾有棵桃,每至春天便跑去弄些桃胶回来粘东西。说这话时,我们坐在一株嫩柳垂下的长凳上,春光懵懂,隔湖望得见对面隐隐如霞的梅林。想一想,多少年了,有些时光就这样淹没在时光里。这次我弄了些,用纸小心包好,准备回家烘汤。桃胶,桃树的眼泪,从伤口慢慢溢出琥珀样透明。它是软的,是情泪,伴随着桃花的生长与消亡,就像有些苦痛,美丽与哀愁,都是刺心的奋力生长,绝美倾城时,都会有眼泪在飞。

桃木并不成才,料碎,做画框不错,质地紧,细腻,摸着光滑,色也柔和,我一直喜欢。这样的树,适合结果,会甜。这点和人样,不能长泡,长的过程也是实在的过程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

有朋友问,黛玉葬的是不是桃花,我说是的,唐寅葬的也是,还在苏州举债买了座庵,桃花庵,可见对桃的喜爱。万古不灭的情花,三月生,三月长,三月走,悲烈盛大,也是春天的代名词。黛玉葬桃花,春天、青春和一个干净的世界,外延不断扩大,绝非卿卿我我的狭小空间。一语多关,面对严冷的现实,曹赋予了它多重含义。红楼梦,梦的埋葬,怕脏,怕她死得没尊严,给她配了锦囊。尤三姐死时,也是柔碎桃花红满地,所以桃花亦是悲情尊严之花。

桃花也俗,要绿叶配,符合民间审美,有烟火气,俗世里的情爱轰轰烈烈的。

桃叶才展的时候最可爱,毛茸茸的,似少女后颈的绒毛,柔柔的。很神奇的力量,于坚硬粗糙的黑杆泉水般冒出前几天,我曾拍过一张,那种绿,需从孩童的眼中望过去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 

    桃花节的开幕式很隆重。本想直奔桃园,但一坐下就是一上午。节目很好,请了不错的演员,古乐悠悠,颇有楚韵,瞬间拉至古云梦泽时代。野风呼号,衰草凄凄,继而流水铮铮,瑰丽婀娜,惊鸿一瞥间,已是几千年。这里原是一片荒湖,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,农垦人一锹一锹填湖为田,才有了十里桃香,又经几落几起,宏大至今。

表演纷呈,也有现代版的反串与模仿秀。新,永远是艺术追求的主题,也是生存之道。同时新也标志着旧,均有过时性。很多年不看电视了,与时尚有了些许隔阂,要掌声要呐喊要欢呼,人气歌手皆如此。隔着流水,我们已是两个世界的人。模仿秀再好,也是复制,所以原创永远是珍贵的,智慧的最高形式

唯自然可以深爱,桃花年年至,春天年年来,却让人永不厌倦。生命的美,在于真,在于它的潇洒不刻意性

饮食文化,也是历史的一个标杆,它的链条可以追溯到最初,是世世代代劳动人民日常积累发明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智慧的花朵同样盛开在一蔬一菜中

   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  

最爱吃农家饭,近土的东西,散发着原始的甘冽清甜。土做法,最初没变异的做法,也是保持原汁原味,营养不流失最有效的法。四千年的文明,流淌在江陵这片土壤里成就了她的独特之风。过分讲究,无疑是对饮食生态的破坏。三湖农场的宴席,别开生面,甜软的糯米饭上,会覆上一层金黄流的黄桃;汤里也上几片莹润的桃片;蛋羹亦撒上切碎的粒。这样的季节,是花的王国,黄桃尚没出生,显然是去秋的罐头。野菜蒸粉蒸肉,小咪咪鱼炒的杂胡椒都是我的最爱,唯原始才醇,才味厚,绵长于心

乡村,原生态的孤独与茂盛,根深蒂固的泥土之爱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 

下过的天空,不再那么白腻,清透了许多。无处不在的油菜花海愈发明艳,无意中夺了桃的美。
    下午,出了薄薄的日光,热闹的小镇透出几分安详。各种杂耍食品堆了一街,车辆云集参加桃花节的人络绎不绝天上流云飞淌地下花海簇拥,歌舞花船悠悠而过。感谢神的恩赐,人类不是孤立的,和喂养他的一花一木在一起

和谐,大自然奖励 

回程时,窗外清美如镜,一座座小楼一闪而过,油菜花开得正好,蜿蜒散落成稠密的花带直抵生命的明度与浓度。我喜欢鸭灰、豆绿、米白,以及玉兰花苞腋下紧裹着的暗粉,和一切柔韧清凉之色,于此炫目也会感动,所有努力的生命,都是尊贵的。一个春天的先知先觉者,有颗黄金之心。

春天也是坚韧的,花朵从远方来,盛开还是凋亡,都是人类的一场盛宴。它们平静真诚不带枷锁全力蓬勃着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
    草的腰肢,匍匐在树空、河岸,一切可以匍匐的位置。遥遥的绿色,趟水而来,衬着油菜花明丽的柔黄,很搭,属同一色调。

运送过花粉的天空,依旧清寂。还有孤船,隐匿在河流里。春天就在窗外,我们行驶在她无边的怀抱里。

黄桃小镇的春天

黄桃小镇的春天
来自公众号 绿云居  (c01102661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锦绣黄桃 » 黄桃小镇的春天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